无法显示广告,可能的原因有:
1.广告区内没有广告内容
2.广告内容已经过期
请联系管理员更新广告区:HOME_LEFT_A1
首页 >> 参考咨询 >> 领导决策信息集萃 >> “西部大开发”的军方视角(一)
无法显示广告,可能的原因有:
1.广告区内没有广告内容
2.广告内容已经过期
请联系管理员更新广告区:Reference
“西部大开发”的军方视角(一)

西部大开发的军方视角(一)

——“塞防”与“海防”、西部与沿海

中国西部是一个伟大的空间。向西,不仅是我们的战略取向,而且是我们的希望,甚至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优异的地理位置(接近世界中心)给了我们强大的动力。我们应当把西部看作是我们前进的腹地而不是边疆。

先“塞防”,再“海防”

一百多年前,清朝政府内发生了一场大争论:要海防还是要塞防?当时的形势是:西方列强屡屡从海上打击天国。到了1874年,甚至新兴的弹丸小国也借牡丹社事件为由发兵台湾,而在此前的1871年,沙俄刚刚借阿古柏入侵新疆之机以代为收复为名占领军事要地伊犁。于是,到底是海防重还是塞防重的争议,在以李鸿章为首的海防派和左宗棠为代表的塞防派之间展开。这场大争论,不但将地方封疆大吏纷纷卷入,亦将朝中清流和满清宗室卷了进来。

海防派的观点是,近几十年来,外敌入侵皆自东南海上而来,尤其新崛起的日本将来祸患必甚于沙俄,按照江苏巡抚丁日昌的说法是,俄人对我不过得步进步,志在蚕食,不在鲸吞;而倭寇待我则志在鲸吞,而不在蚕食

左宗棠则认为:中国的山川形胜,皆起自西北。弃西部即弃中国: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左宗棠塞防的逻辑比之李鸿章一派的逻辑更清晰严整,打动了最高决策者慈禧。遂有左宗棠舆榇出关,湖湘子弟定天山的历史壮举。

对当年的海防塞防之争,今天的历史通常完全站在左宗棠一边,毕竟历史不会谴责胜利者,而坚持海防的李鸿章却因在后来的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一百多年来承担了太多的骂名,以致他的名字长时间成为投降派和卖国贼的代名词。

不过,如果重新审视历史,对当年的海防、塞防还能做另外一番假设的话,也许后人的评价又会不同。左宗棠征西期间,每年军费超过1000万两白银,相当于清廷当时1/61/7的财政收入。即便有红顶商人胡雪岩的大力襄助,清廷维持高昂的战费依然力不能支,被迫大把大把向西方银行借债。左宗棠征西,不算平定之后的维持花费,仅战费保守估计就约在3000万两白银以上

这笔钱若花在海军建设上,它足以购买20艘定远、镇远这种亚洲第一巨舰。以当时日本的国力,即使北洋海军再腐朽,日本人再玩命,在压倒性的物质力量对比面前,也不会出现甲午一战,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中国赔偿2亿两白银、割让台湾的悲剧。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满清打赢了收复新疆之战,但输掉了决定国运之战

然而,历史不可假设。以当时满清的眼光,这笔钱不花在急需的新疆上,也不会全部花在添造舰船上,虽或可多保持几年对日本的海军优势,但甲午一战很可能只是推迟10年或20年爆发。尤其是,李鸿章当年认为,新疆即使收复,不过是徒收数千里之旷地,而增千百年之漏卮已为不值当年的西北的确是漏卮之地,收复新疆后,每年需从内地协饷几十万两方才得以维持当地军政系统的正常运转。

但是,谁能料想,漏卮之地的黄沙下,竟然埋着今天急需的黄金呢?

“中国强盛之时,无不掩有西北”

在今天,新疆之于中国,远不止地缘上巨大的安全缓冲,其无可替代的能源地位,对中国的能源安全拥有极高的战略地位。尤其是,新疆是一块极其重要的战略跳板:新疆西部陆路与中亚地区接壤,南部出巴基斯坦海路可直达印度洋和霍尔木兹海峡。

如果能最大限度发挥新疆的地缘优势,将中东和中亚里海地区的石油天然气通过新疆输送到中国内陆地区及其港口,则可避开传统海运路线上马六甲海峡这个易被人控制的咽喉。中国新疆地处亚欧大陆腹地,扼守新亚欧大陆桥的咽喉地带,是连接中国与中亚和中东各国最为便捷的陆上通道之一,也是利用周边国家资源和市场最为便捷的省区之一。如此突出的地缘优势,在当代世界各大国中都少见。

所以,今天的中国,依然面临着一场新时期的海防塞防的选择:我们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新世纪中国的战略侧重点究竟是东急西重还是东西并重,或东缓西急

我认为解决中国问题应逆时针方向而动,先解决塞防,再解决海疆。西部和东南沿海当然是一种互动关系,但是,台湾出事,西部不一定出事;西部出事,台湾一定出事。台湾与大陆同种同族同文化,即使出了问题,将来也会回来。新疆和西藏是多民族,一旦出去,回来的可能性甚微。

战略向西,既有国家利益的考虑,也含无奈成分。我国现代化战略是从东部起步的改革开放兴起于东南沿海。凡二十年,东南沿海已成中国经济发展的龙头,成为无可争议的财富聚集地。以中国为核心的包括香港、台湾、澳门在内的大中华经济圈已呈现光辉前景。我曾称此地区为人民币地带。中国的经济重心在这儿,但中国的致命弱点也在这儿没有防御纵深。东部是中国经济得益最重大的地区,也是外部战略遏阻力量最强大的地区。美国构筑的第一岛链,像绞索一样地套着我们的颈项。台湾问题就在这些年被活活地弄成了一个危机,不也是这个原因么?海峡风云变幻。美国和台湾制定出轰炸上海、北京、香港的方案,甚至有突袭三峡大坝的计划,凸现出我东部战略形势的恶劣

中国现代化一起步就来到海上,但刚到海上就被挡住,再也无力东进。东进既无路,遂有西部大开发战略。战略既西,东守则势所必然。守则缓,缓则安。

今天要是有人问,为什么当年是秦国统一了东方六国?得到的回答肯定是:因为秦国实行了商鞅变法,变法后的秦国是个能有效调动全社会资源的军国主义国家。但是,变法更早的魏国富国强兵为什么不但没能统一其他国家,反而在变法后,却连吃败仗呢?

其实,想一想德国为什么迅速崛起却又两次在大战中失败,就能找到魏国为什么失败的答案了。我们只要打开地图仔细对比一番,就可以发现,魏国当时所处的位置恰好与德国在欧洲所处的位置相似,不过是方向相反。在地缘位置上,魏国和德国都处于强国林立的腹心位置,德国两次失败和魏国两次失败都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缺少战略纵深的本土同时在两个方向遭到敌人的夹击。而当年的秦国,背靠广袤的西戎诸国,进可攻,退可守,像极了苏联。

新疆为什么重要?西部为什么重要?想一想战国时代一度崛起的魏国,想一想欧洲崛起的德国。

左宗棠曾言:中国强盛之时,无不掩有西北。

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后的两千多年中,中国出现过三个黄金时代:一、汉朝刘彻时,武皇开边意未已,中国疆土扩大一倍;二、唐朝贞观之治;三、清朝康熙和乾隆时,疆土再翻一番。这三个朝代都有一个特征:对西部拥有无可争议的控制权。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发于南,兴于西,而决胜于东北。看来西部是中华崛起的必由之路。西部有了底气,东部才能拼得起。(作者:刘亚洲,现任国防大学政委、党委书记、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中将军衔

| 网站声明 | 网站导航| 联系我们 | 服务中心电话:0791-88508952 | 监督电话:0791-88513007|
版权所有:江西省图书馆 维护更新:江西省图书馆办公室 ICP备案:赣ICP备05006008号
单位地址:南昌市洪都北大道198号 邮政编码:330046 建议使用IE6以上版本浏览器,1027*768分辨率